陈尔真:上海感染人数正慢慢降下来 方舱开始“床等人”

  4月26日,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方舱医院,大江东工作室再次见到上海集中隔离点医疗救治组组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

  管理一家巨型方舱,陈尔真每天要协调千头万绪,图为国展中心(上海)方舱医院医疗保障工作协调会。丁燕敏摄

  在这里,陈尔真已经连续工作近20天,管理着这个或是世界上最大巨型方舱医院的医疗救治工作,还要协调各种事务,比如方舱厕所无坐便,高龄老人无法如厕,要配置可移动坐便器;打热水时发生烫伤,老人摔倒甚至骨折,要及时处置并设法预防;日常的转运、出舱,工作量也十分浩大……穿着瑞金医院鲜红色的院服,陈尔真虽然满脸疲惫,语声低沉,但双眼仍是炯然有光。

  担任方舱医疗保障指挥的陈尔真,旋风般主持开通了7家方舱医院。可以说,方舱医院对上海这一波疫情防控,对坚持“动态清零”不动摇意味着什么,他是最有发言权的专家之一。

  大江东:您参与了上海多家方舱医院的建设和管理工作,您认为,方舱医院在上海疫情防控中发挥了哪些作用?

  陈尔真:上海现在的方舱医院数量达到120个,床位数约27万张,还有50个中转平台,床位约6万张,加起来有30多万张床位了。从近日上海每天新增数字看,感染人数正在慢慢降下来,基本能满足新冠感染者的隔离观察需求,终于实现了“床等人”。

  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不动摇,就意味着一旦发现疫情就要快速实行围堵,把病毒传播控制在最小范围。方舱医院的建设和准备,为实现“应转尽转”“应隔尽隔”提供了空间上的准备,为打赢疫情防控攻坚战发挥的重要作用,正在显现出来。

  方舱医院运营了一个多月,我们在不断积累经验,要切合实际,提质升级。同时,也考虑关闭一些条件较差的方舱医院。

  大江东:国家会展中心(上海)方舱医院是目前上海最大的方舱医院,目前的收治和出院情况如何,医学隔离观察对象的转阴时间大致多久?

  陈尔真:截至目前,国家会展中心(上海)方舱医院已收治11万人,出院约6.5万人,目前在舱4.5万人,病床使用率维持在98%左右。最高的一天出院人数达1.5万人,近4天,进出舱人数均稳定在6000左右。

  目前的平均住院天数是6.8天。有些感染者测出阳性后还居家了一段时间,到了这里第一次检测已是阴性,这类人群出院较快。伴发烧、咽痛等的轻症患者,转阴时间比无症状会延长3天左右。

  不过,判断是否有症状,患者的感受度有区别,在统计中就会有差异。当数据积累到一定量,这种差异带来的影响变小,相对会更可靠。

  大江东:这里,有无症状感染者或轻症患者转化为重症的情况吗?

  陈尔真:从收治的人员数据看,无症状感染者占比大概是95%,其中约有10%会向轻症发展。在总计6.5万出院人员中,转化为重症的是20个人,占比约0.03%——主要是基础疾病加重,还没发现由新冠病毒导致的重症肺部感染。

  目前在院约4.5万人中,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基础疾病的人员占比约20%,比例较高;70岁以上的有6500余人,年龄最大的93岁。对这些人群,我们给予重点关注,防范其基础疾病向重症转化。

  慢性基础疾病的治疗,一般需要有规律、平稳地进行。在观察有病例转化为重症的过程中,我们需要分析原因。一些高龄患者如果得不到好的护理,疾病就有波动可能;离开家和亲人的照护,毕竟是一个扰动的过程。要评估并防止那些促使转化为重症的叠加因素。

  这0.03%的新冠感染者向重症转化,究竟有哪些因素,需要研究。病毒或是一个原因,但肯定不是全部,必须进行多因素以及大数据研究,作出科学判断,指导我们接下来怎么做,以挽救更多生命。

  大江东:方舱管理中,遇到过哪些挑战?如何解决?

  陈尔真:方舱医院建设初衷,主要是将感染者和其他人群分隔,阻断病毒传播。随着疫情形势的变化,出现了一些新冠叠加基础病患者,我们也进行了升级改造,以具备一定的医疗救治功能。

  常住4.5万人的一个方舱医院,再加上约1万人的医护、服务保障团队,人口规模相当于一个小城镇,社会百态都会出现。小偷、诈骗都有过,我们公安干警会及时出动,舞蹈、健身、“蹦迪”也都有。我们要确保方舱医院安全、有序,难免有些偶发事件,需要不断提升管理能力。

  上海的方舱医院,设亲子病区、家庭病区,开始比较普遍了。也有允许家人陪护高龄老人的。在中国,家庭几乎是一种信仰的力量,亲情的治愈力十分强大,这也是我们的传统美德。与家人一起隔离医学观察,可以增强抗疫信心。我们也在做一些医学研究:为什么同一个家庭,有的感染了,有的没有感染?需要科学的答案。

  大江东:上海近日死亡病例有所上升,应该如何加强重症病例救治,竭力避免死亡?

  陈尔真:传染病防治,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者,这是我们必须坚持的基本原则——最终目的就是保护生命,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怎样才能避免死亡发生,采取怎样的举措最合适,必须不断加以科学评估。现在碰到一些难题,送过来的高龄感染者,有的生活不能自理,以方舱的条件没办法照顾好。我们努力寻求送到相关定点医院。

  一些感染新冠且基础病严重的老年人,一旦脱离习惯的生活环境,一定程度上会对各方面身体机能造成打击。年轻人问题不大,无症状,易恢复。特别担心高龄有基础病的老人,受到一次打击,身体就走下坡路,难以恢复原来的身体状况。

  战胜疫情,要有用真实数据支撑的科学评估,实现科学防控。也需要我们在疫情防控和日常就医中找到最佳平衡点,将疫情带来的生命损失降到最低,对生命有真正的敬畏。

  我们要时刻秉持“生命至上、举国同心、舍生忘死、尊重科学、命运与共”的伟大抗疫精神,时时刻刻谨记,用最小生命代价去赢得抗击疫情的最大胜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泓澈新闻-专注国内国际实时新闻 » 陈尔真:上海感染人数正慢慢降下来 方舱开始“床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