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落马厅官“何二爷”全家腐:收红包叫掐蒜苗,打麻将暗号“学习文件”

  海报新闻记者 邓波 重庆报道

  袍哥习气深重,喜欢前呼后拥,人称“何二爷”;家风不正,与妻子、儿子一起共同收钱,成为“全家腐”的典型……4月28日,中央纪委监委网披露重庆市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建设委员会原副主任何勇落马后的忏悔书。在忏悔书里,何勇详细剖析了自己信仰信念坍塌,权力观异化错位,迷恋权力带来的面子、金钱和快感,逐步走向贪腐的深渊,最终沦为阶下囚的过程。

  认为组织亏欠自己

  官方履历显示,何勇,男,汉族, 1959年12月出生,四川西充人,大学本科文化,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84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3年,何勇在原四川省綦江县(现重庆市綦江区)参加工作,此后历任重庆市燃料公司总经理、璧山县委副书记、合川区委常委、沙坪坝区委常委、区长等职务。2016年何勇调任重庆市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建设委员会副主任,级别为正厅局级。2020年4月何勇退休,五个月后,被官宣接受调查。

  忏悔书里,何勇自述自己随着职务职级的提升,理论学习却在不断放松,自律要求不断降低,他发现商人老板、下属干部都看其脸色,自己说话管用,便开始利用手中权力夹带“私货”。由于何勇在璧山、合川、沙坪坝三地任职15年的“常务”,被朋友戏称“老常务,差半步”,但他自认为“论能力是够格的,论做事也没少干”,心态便逐渐失衡,开始产生怨气,“认为是组织亏欠于我”。慢慢地,何勇开始觉得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熟悉何勇的人都知道,他常讲的一句话叫“葱葱蒜苗掐点,偷鸡摸狗莫来”,意思是“吃吃喝喝没事,红包礼金可以,大‘坨坨钱’莫拿”(注:坨坨钱,重庆方言,大额现金的意思)。何勇以为这样能防止犯大错误,但在见多见惯了老板们财大气粗、纸醉金迷的生活后,何勇的消费观也在发生变化,衣服、皮带、鞋子都追求名牌,老板们自然也投其所好。

  在“温水煮青蛙”过程中,何勇发现,收5000元红包与收50000元的区别,是人民币后面多一个零而已。2002年下半年,某个体老板送给何勇15万元现金,何勇说这是自己第一次收“坨坨钱”。底线一旦突破,便一发不可收拾,办公室、车库、餐厅包房都成为何勇收受钱财的地方。

  爱好打麻将,常接受老板们吃请

  山城重庆讲究袍哥文化,豪爽、耿直、热情。何勇也讲“江湖义气”,喜欢结交朋友,因其肯帮忙、爱办事,不拘小节,有人给他起绰号“何二爷”。何勇自己也认为,“何二爷”这个名字很霸气,能显示自己的官威,于是乐在其中。商人老板愿意结交,何勇也乐于混迹于他们当中,身边总有那么些商人老板如影随形,请托办事,他都不遗余力。

  “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帮忙办事,只讲感情,不讲原则。利用职权帮了老板们大忙,老板们自然要对何勇感激不尽,接受老板们的吃请是常事。在与老板们的交往过程中,何勇迷上了麻将赌博,在区县下班后要打,周末回主城后依旧要打。老板们投其所好,只要一个电话约定暗号“学习文件”,老板们都会应邀而至。

  何勇说,因为觉得亏欠妻子,只要有商人老板吃请饭局,他一般都会带上妻子。看惯了老板们吃大餐、开豪车,看多了饭前饭后送红包、收礼金,慢慢地,何勇的妻子变得拜金、虚荣,对金钱越来越感兴趣,也开始习惯于商人老板称她为“二嫂”。

  妻子儿子全家一起腐

  一些商人老板看到何勇对其妻子的纵容,也看到“二嫂”对钱的痴迷,就开始走起了“夫人路线”。妻子在收钱后,也会告知何勇。何勇觉得妻子用这种方式收钱,比本人直接收钱更安全。于是何勇前台给老板帮忙当“办事机”,妻子则收钱当“点钞机”,默契配合,两人开起了“夫妻店”。此外,何勇还让儿子跟着商人“朋友”学做生意、跑项目。在父母“言传身教”下,何勇儿子也利用父亲影响力在外跟商人老板“打成一片”,大肆收受财物。

  2020年9月,何勇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被留置后,何勇向办案人员赌咒发誓“一不贪财、二不好色,请组织大大方方地查”,认为“只要我不说,你拿我没办法”。忏悔书里,何勇说:“现在想来是多么可笑,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现在,我知道自己彻彻底底地错了,我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党员领导干部形象,我愧对组织的良苦用心。”

  2021年3月,重庆市纪委监委对何勇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通报称,经查,何勇背弃理想信念,背离初心使命,丧失纪法底线,对抗组织审查;热衷于江湖义气,甘于被“围猎”,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安排的宴请等活动,违规收受礼金,违规干预和插手工程项目发包,违规干预司法活动;政商关系“不清”,亦官亦商,官商勾结,违规经商办企业;长期参与赌博,家风败坏,开设收钱办事的“夫妻店”;大搞权钱交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行政审批事项、承揽工程项目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依据有关规定,经重庆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重庆市委批准,决定给予何勇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取消其退休待遇;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21年5月,何勇被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涉嫌受贿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检察机关指控称,2000年至2020年期间,何勇利用担任原璧山县委副书记、副县长,原合川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合川区委副书记、常务副区长,沙坪坝区常务副区长、区委副书记、区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项目审批、工程承揽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泓澈新闻-专注国内国际实时新闻 » 重庆落马厅官“何二爷”全家腐:收红包叫掐蒜苗,打麻将暗号“学习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