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五年,还是他掌舵法国

  中新网北京4月25日电(张奥林)当地时间4月24日,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第二轮选战中,战胜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候选人勒庞,成功连任。

  在过去五年的任期中,马克龙经历了燃油税改革等引发的“黄马甲”运动——23%的支持率创下法国总统史上最低。但随着疫情形势趋缓、经济复苏,积极斡旋俄乌冲突,马克龙的支持率出现明显回升。结束第一任期前,他自认为“干得不错”。第二任期来临,他领导下的法国,会有何种改变?

  经济改革初见成效

  自我评价:干得还行

  当地时间3月3日,马克龙给法国人民写了一封信,简要回顾了自己5年来的成绩,按他自己的说法,经济是执政成绩单里的最大亮点。

  对于长期陷入僵化的法国经济来说,马克龙一开始就在改革方面被寄予厚望,上台后也进行了多项经济改革。特别是在税收领域,2017年至今,马克龙政府将企业税率从33%降至25%,几乎扭转了此前法国“高企业税”的形象。

  在劳动力方面,他通过削减雇主缴款,大幅降低了劳动力成本;修改劳工法,通过便利裁员来帮助企业。

  法国国家统计局初步估计,2021年法国GDP增长了7%。与此同时,法国的失业率在2021年第四季度下降到7.4%,甚至低于2019年底疫情前的水平,创下15年来的新低。

  不过,法兰西24新闻网指出,虽然马克龙的一系列改革初见成效,但包括极端贫困、贫富差距及就业环境等法国社会的“老大难”问题,尚未从根本上得到解决。特别是俄乌冲突带来的物价上涨,仍将是新政府面临的最大考题。

  穿梭外交斡旋俄乌

  欧盟整合任重道远

  外交方面,俄乌冲突当仁不让地成为了近期马克龙的头等大事。

  从2月开始,马克龙为斡旋俄乌冲突,曾多次与俄总统普京会面,二人隔着4米超长会议桌谈话的场景,令人印象深刻。

  在北约内部,德国、法国等欧盟国家与美国的利益诉求并不一致,不论是地缘政治还是经济能源合作,欧洲国家受到俄乌冲突影响最甚。为此,马克龙政府在乌克兰局势上,一直与美国保持着距离。

  4月14日,美国总统拜登指责俄罗斯在乌克兰实施“种族灭绝”,但马克龙并未与拜登步调一致,反而质疑拜登此言可能导致冲突加剧,并表示应该“保持分寸”。

  不仅如此,马克龙日前被问及是否愿出访乌克兰时表示,最近在欧洲领导人中流行着“基辅一日游”的“时尚”,但他并不想跟风。他还强调,如果能够恢复俄乌领导人对话,访问才会有实际作用。

  当地时间2月28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巴黎爱丽舍宫就乌克兰局势举行会谈。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一系列斡旋活动,令马克龙的支持率大幅回升,一度超过30%。

  欧洲一体化同样是马克龙外交的一大要务,甚至贯穿整个第一任期。

  上任之初,面对英国脱欧给欧盟带来的不确定性,作为“狂热亲欧派”的马克龙直接把法国外交部改为“法国欧洲和外交部”。他毫不掩饰对欧洲一体化的期望:统一预算、共享财政规则以及共同防御体系。2019年,马克龙在接受《经济学人》采访时直言“北约已经脑死亡”。

  不过,对于热衷“离岸平衡”政策的美国,一个日渐统一的欧洲肯定不能出现,只有牢牢把欧洲绑在北约战车上,才是最优选。

  2021年9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与英国首相约翰逊、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举行联合视频记者会,宣布建立名为“AUKUS”的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

  2021年9月,美国纠集英国和澳大利亚突然成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借“截胡”法国数百亿美元对澳军售大单,狠狠“敲打”了马克龙。

  虽然马克龙在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前夕,再次强调“欧洲应完全拥有主权,可以自由做出选择,掌握自己的命运”,但随着俄乌冲突爆发,马克龙近日表示,“俄罗斯对北约施加了一次唤醒电击,这意味着北约不再脑死亡”。

  这不禁让人想起两年前的“脑死亡论”。对此,法国《回声报》指出了马克龙陷入的两难境地:乌克兰危机表明,欧洲没有能力独自保卫自身,仍需美国的保护伞,欧洲战略自主更加遥遥无期。

  法兰西24新闻网也提及了这一问题的不确定性:第二任期,马克龙能否借助乌克兰局势推动建立欧洲共同防御能力,还是不得不转而支持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尚需观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泓澈新闻-专注国内国际实时新闻 » 下一个五年,还是他掌舵法国